官方剛通報論文造假處理結果 饒毅連夜舉報裴鋼院士!

2021年1月22日 13:22:22 來源: 科技部、科技日報、饒議科學
收藏到BLOG

  經過將近一年的嚴肅調查處理,1月21日,科研誠信建設聯席會議聯合工作機制發布《有關論文涉嫌造假調查處理情況的通報》(以下簡稱《通報》),通報了對網絡反映南開大學曹雪濤院士、中科院裴鋼院士、中科院上海藥物所耿美玉研究員、首都醫科大學饒毅教授、武漢大學李紅良教授等人相關論文涉嫌造假問題的調查處理結果。

  相關鏈接:科技部通報曹雪濤、裴鋼院士等論文涉嫌造假調查情況

  經調查,曹雪濤的相關論文未發現有造假、剽竊和抄襲,但發現較多論文存在圖片誤用,反映了實驗室管理不嚴謹。李紅良的相關論文未發現有造假,但發現較多論文存在圖片誤用,反映實驗數據處理不嚴謹。耿美玉的相關論文未發現有造假,但發現論文存在少量圖片誤用,裴鋼相關論文未發現有造假,饒毅用于自然科學基金項目申請的相關論文未發現有造假。

  在通報發出的不久后,饒毅教授在其公眾號「饒議科學」發布了其舉報裴鋼院士的郵件。根據饒教授發布的舉報信,裴鋼院士是否造假似乎仍未見分曉。

圖片來源:饒議科學

  舉報信內容:

  發件人: Transmissome

  日期: Thursday, January 21, 2021 at 10:25 PM

  至: Gang Pei<gpei@sibs.ac.cn>

  抄送:<oy@itp.ac.cn>, <mgzhai@mail.iggcas.ac.cn>

  主題: 正式舉報林-裴 (1999)論文涉嫌學術不端


  中國科學院第六屆道德建設委員會


  裴鋼主任

  歐陽鐘燦、翟明國副主任

  丁漢等委員


  茲正式、公開舉報現任中國科學院生物化學和細胞生物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國科學院第六屆道德建設委員會裴鋼為通訊作者的文章涉嫌學術不端。

  這篇文章于1999年發表于《美國科學院院刊》:Ling K, Wang P, Zhao J, Wu Y-L, Cheng Z-J, Wu, G-X, Hu W, Ma L and Pei G (1999) Five transmembrane domains appear sufficient for a G protein-coupled receptor: Functional five-transmembrane domain chemokine receptor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USA 96:7922-7927.

  以下簡稱該文為“林-裴 (1999)”。

  這是本人第一次向中國科學院舉報該文涉嫌不端,也是本人第一次正式向任何機構舉報該文涉嫌不端。

  全世界的科學界都公認G蛋白偶聯受體(GPCR)是七重跨膜蛋白。幾百個GPCRs都是這樣的。1999年全世界科學界是這樣公認的,2021年全世界科學界還是這樣公認的。這二十一年來,全世界全部教科書沒有一本因為 “林-裴 (1999)”論文而改變共識。

  具體被批評的是,“林-裴 (1999)”論文在圖3、4、5中顯示CXCR4和CCR5兩個GPCRs可以只要五重跨膜就能夠起功能。對于全世界的共識(七重跨膜起功能)來說,這一發現,如果是正確的,是非常大的突破。因此不可能沒有人試圖重復。

  對于一個重要突破是否能夠重復,是驗證其可靠性的關鍵。在“林-裴 (1999)”論文發表21年·之后,沒有任何實驗室發表了能夠重復這些結果的論文,也就是證明了CXCR4和CCR5兩個GPCRs只要五重跨膜就能起功能作用。

  其中,裴鋼實驗室就沒有發表重復自己工作的論文。

  在2020年12月4日上午上海徐匯區的一個法庭上,裴鋼承認,他實驗室還有第二篇文章,證明CXCR4和CCR5兩個GPCRs可以只要三重跨膜、一次跨膜就能夠起功能。這一承認可以通過法庭錄像證明。

  如果CXCR4和CCR5可以不用七重跨膜,只要三重或一次跨膜就起作用,這是生物學界的天方夜譚。事實上,在我當年指出他實驗室結果不能之后,裴鋼自己也不敢相信,從而不敢發表所謂第二篇論文。他現在在法庭上聲稱不記得我告訴他我實驗室重復了他實驗室的工作,那么怎么解釋我會知道他有第二篇、沒有發表的文章?

  在2020年12月4日法庭上,因為我指出全世界沒有任何人能夠重復他實驗室1999年的結果,裴鋼用這篇沒有發表的文章作為有人重復了的“林-裴 (1999)”的證據。

  那么現在就容易驗證裴鋼是否撒謊:如果他相信第二篇文章,里面既驗證了五重跨膜的CXCR4和CCR5能起功能,又發現了CXCR4和CCR5三重跨膜和一次跨膜就能起功能,那么他應該發表這篇論文,而不是不敢發表。Cell Research(《細胞研究》)就是他主編的英文雜志,現在還有1999年沒有的PLoS One等不用同行評審的雜志,也很容易發表。他應該發表出來。

  裴鋼如果大大方方把第二篇文章公布于眾,我也認為他真相信他的實驗室沒有人造假。如果裴鋼不敢發表他本人已經當庭承認的第二篇文章,有理由推測他自己就懷疑自己實驗室有人造假。

  如果裴鋼繼續堅持自己實驗室的論文沒有學術不端,不用聽信裴鋼或我個人任何一方的意見,按照國際金標準,非常簡單:重復實驗,如果能夠驗證就可以還裴鋼實驗室一個清白。

  中國科學院道德委員會,不用采信任何個人觀點看法,應該請第三方重復“林-裴 (1999)”論文。

  如果“林-裴 (1999)”論文的結果可以被中國科學院道德建設委員會邀請的第三方嚴格重復,那么饒毅就應該公開道歉。

  如果“林-裴 (1999)”論文是錯誤的,那么就應該按國際慣例,由裴鋼致信《美國科學院院刊》提出撤銷論文。

  澄清GPCR到底是七重跨膜還是五重跨膜、三重跨膜、一次跨膜起功能作用,有重要的科學意義,也對教育生物學和醫學的學生有普遍意義。所有教科書,包括所有中文教科書的標準內容認為GPCRs是七重跨膜起作用。如果裴鋼堅持錯誤,那么就導致中國所有老師在教這一部分內容時的難堪:是按世界標準繼續教七重跨膜,還是按中國裴鋼一個實驗室、“林-裴 (1999)”一篇論文教學生說GPCR是五重跨膜。

  謬誤不會因為裴鋼一人在中國有權勢就能變成真理。

  饒毅

  2021年1月21日星期四 晚10:25分

  

本文來源: 科技部、科技日報、饒議科學
qrcode https://m.antpedia.com/news/2500270.html
掃描二維碼,在手機上查看:
官方剛通報論文造假處理結果 饒毅連夜舉報裴鋼院士!
https://m.antpedia.com/news/2500270.html
ab欧洲厅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