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恐龍,誰還吃恐龍?

(預警:本文可能含有高能圖片)


恐龍,作為頂級捕食者,曾支配全球陸地生態系統約1億4千萬年之久。其中蜥腳類恐龍更是有史以來最大的陸地動物,比如著名的梁龍、迷惑龍和阿根廷龍,它們成年后體長幾十米,皮糙肉厚,令一眾掠食者束手無策。如果說,誰能吃恐龍?答案可能是,其它恐龍。


然而,得益于一些罕見的化石,科學家發現事實并非如此,險象環生的中生代,就存在許多直闖龍巢、大啖龍肉的屠龍者。成年恐龍很強大,但當它們處于蛋殼之中,或剛破殼而出時,是非常脆弱的,很容易被捕食。


闖入恐龍巢穴的“食人魔鱷”,

是自助餐上的食材還是食客?


時間回到2013年,科學家在歐洲比利牛斯山脈地區發現一個化石遺址,遍地都是白堊紀的恐龍蛋化石。根據蛋的形狀、厚度和紋飾,科學家推測出這里曾是巨龍類恐龍的巢穴。巨龍類(Titanosauria)是蜥腳類恐龍的一支,白堊紀時期取代梁龍和腕龍等成為優勢恐龍類群。


隨后,在蛋殼碎片之中,科學家還意外發現了一具鱷魚外形的動物化石。但還沒來得及發掘就遭遇盜竊,經多次輾轉后才找回化石,最終于2020年9月份將這位潛入龍穴的勇者命名為Ogresuchus furatus,意譯是“食人魔鱷”


(C)黑星指的是食人魔鱷的化石位置,周圍全是恐龍蛋和蛋殼(圖源參考文獻 [1] )


食人魔鱷”,屬于西貝鱷家族,和現代鱷魚是親戚。它們有著細長的腿,彎曲的牙齒,出色的咬合力,以及立體視覺,是一群行動敏捷的肉食性鱷類。食人魔鱷身長只有1米左右,體重9千克左右,是家族里最小和最輕的成員之一,卻也點亮了敏捷作戰的技能。雖然名為“食人魔”,卻沒有機會食人,它們整個家族在1100萬年前就已經滅絕了。


食人魔鱷Ogresuchus furatus的體型,比例尺10厘米,白色為保存的骨骼(圖源參考文獻 [1] )


食人魔鱷Ogresuchus furatus復原圖。

圖源參考文獻 [1] )


有意思的是,巨龍巢穴里的橢圓形恐龍蛋長軸19-23厘米,短軸15厘米,厚度2.1-2.5 毫米(雞蛋厚度一般0.3毫米),比食人魔鱷的頭骨大,即便一個勁把恐龍蛋往嘴里塞,它也無法對恐龍蛋施加有效的咬合力。同時,它周圍的30個蛋殼和化石遺址的1000多個蛋殼碎片中,都沒有留下和捕食有關的孔痕和裂痕,所以食人魔鱷應該未演化出捕食大型恐龍蛋的能力


食人魔鱷骨骼(灰色元素)旁邊的恐龍蛋碎片(黑色箭頭)。(圖源參考文獻 [1] )


如此一來,在巨龍的巢穴中蹦出這樣一個無法啃蛋的小家伙,難免會讓人覺得是大自然的“偶然杰作”——流水將小家伙的殘骸搬運至此,或者是恐龍把自己的食物帶回家了。


但埋藏學證據和一系列實驗均排除了流水搬運作用。而且巨龍類恐龍都是植食性動物,牙齒結構只適合剝枝葉,更不可能把食人魔鱷叼回巢穴當食物。所以“鱷魚”勇闖龍穴是白堊紀是真實發生的場景。


既然啃蛋乏力,捕獲大塊頭恐龍肯定更無可能,“食人魔鱷”為什么要去恐龍巢穴溜達?


科學家的猜想是,食人魔鱷冒險闖恐龍巢穴,可能是為了吃剛孵化的恐龍幼崽。畢竟奈何不了恐龍蛋,還奈何不了剛破殼的小崽子?


由于恐龍是通過產蛋的方式生育后代,蛋太大容易破碎,加厚蛋殼又會導致胚胎缺氧,所以幼崽的體型會受到限制。即使是龐大的巨龍類恐龍,剛孵化的寶寶也是個小不點兒,大概就跟咱們小腿差不多高。2016年一項關于幼年巨龍類骨骼的研究表明,個體孵化時體重約為3千克,之后再通過驚人的生長速率晉升到巨龍行列。


灰色剪影是剛孵化的巨龍類(掠食龍),最右的股骨代表最大掠食龍。(圖源參考文獻 [2] )


而且巨龍類新生兒都是細皮嫩肉,裝甲還沒發育,食人魔鱷的利齒能輕松刺穿巨龍類寶寶,簡直就是一頓自助餐,想吃哪就吃哪。


但我們還不能從化石中直觀感受這種壯觀場面,因為這件化石旁邊沒有保存幼崽。


沒關系,讓我們把場景切換到同一時期的印度,還是到恐龍巢穴溜達的戲碼,蛋也還是巨龍類的蛋,但主角從“鱷魚”變成了“巨蛇”,也變得更精彩壯觀。


闖龍巢、吃幼龍,“巨蛇”也喜歡


2010年科學家發現了一件來自印度的珍貴化石標本,化石上保存有三顆巨龍類的蛋,一只恐龍幼崽以及一條蛇,它們全都保存狀態良好,幾乎沒有變形。

這條蛇被命名為印度古裂口蛇(Sanajeh indicus,身長約3.5米,它細長的身體纏繞著恐龍寶寶和恐龍蛋,身體下壓著一片破碎的蛋殼,這是一幅何等壯觀的史前狩獵場面!


“巨蛇捕龍”的化石和圖解,右下角就是恐龍寶寶。

(圖源參考文獻 [3] )


每次遇到這種難以置信的化石,總讓人懷疑是由大自然后期搬運所形成,幸運的是,這件化石同樣經受住了科學考驗。


分析表明蛇和恐龍寶寶很可能死于由暴風雨引起的泥石流快速埋藏,以至于雙方來不及反應就被定格為永恒,當時的狩獵瞬間得以留存至今,成為第一個已知的蛇類捕食恐龍化石證據。


印度古裂口蛇正在攻擊幼年泰坦龍的模型。

(圖源:維基百科)


那它到底是吃蛋還是吃新生寶寶呢?


印度古裂口蛇是一種比較原始的蛇類,無法像很多現代蛇一樣把嘴張開到130度,所以它面臨著和食人魔鱷同樣的難題——恐龍蛋太大了,吃不下。然而,印度古裂口蛇可能會打碎恐龍蛋來攝取其中的營養,因為現在的美洲閃鱗蛇(Loxocemus bicolor就會采用身體纏繞并壓碎海龜蛋的方式來捕食。


美洲閃鱗蛇(Loxocemus bicolor

(圖源:維基百科)


另外,印度古裂口蛇也不會放過新生的恐龍寶寶,因為新生兒都是細皮嫩肉,體型也不大,絕對是巨龍類恐龍一生之中最適合成為新鮮自助餐的階段,過個幾年可就沒這個機會去享這個口福了


而且后來科學家們在原來的發掘地點,又找到了兩條印度古裂口蛇,并都與巨龍類恐龍有關,這意味著白堊紀時期這一地區的蛇兒們儼然已養成一種溜達于恐龍巢穴,并時常上演“巨蛇捕龍”戲碼的習慣了。


得益于這些珍貴化石,我們才能跨域千萬年一窺白堊紀的狩獵場景,才能獲得史前陸生食肉動物的覓食行為的一絲線索,重建滅絕生物的飲食習慣。但無論是食人魔鱷還是印度古裂口蛇,它們所展現的壯觀只是過去的一瞬間,期待未來能發現更多此類罕見化石,讓過去變得不再屈指可數。


參考文獻:

[1] Sellés, A.G., Blanco, A., Vila, B. et al. A small Cretaceous crocodyliform in a dinosaur nesting ground and the origin of sebecids. Sci Rep 10, 15293 (2020). https://doi.org/10.1038/s41598-020-71975-y

[2] Curry Rogers, K., Whitney, M., Demic, M. & Bagley, B. Precocity in a tiny titanosaur from the Cretaceous of Madagascar. Science 352, 450–453 (2016).

[3] Wilson, J. A., Mohabey, D. M., Peters, S. E. & Head, J. J. Predation upon hatchling dinosaurs by a new snake from the Late Cretaceous of India. PLoS Biol. 8, e1000322 (2010).



本文由科普中國融合創作出品,090811mario制作,中國科學院計算機網絡信息中心監制,“科普中國”是中國科協攜同社會各方利用信息化手段開展科學傳播的科學權威品牌。




版權說明: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的媒體轉載和摘編,并且嚴禁轉載至微信以外的平臺!


文章首發于科學大院,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科學大院立場。轉載請聯系cas@cnic.cn



大院熱門文章top榜

點擊文章標題,可直接閱讀哦~


1. 蓮為何出淤泥而不染?原因全網都答錯了!
2. 一泡尿引發的血案
3. 無《信條》,不生命!
4. 4億年前的綠色兇手
5. 為啥日本皇室盛產“生物迷”?
6. 娛樂時代的植物:為什么受傷的總是我?
7. 嫦娥四號“挖月三尺” ,月亮上的土壤里有哪些秘密?
8. 乘風破浪的“蟲形漂流瓶”總算解開身世之謎
9. 河水能把地殼沖掉嗎?
10. 優質的水稻種子哪里來?| “率先行動”成果解讀





科學大院是中科院官方科普微平臺,由中科院科學傳播局主辦、中國科普博覽團隊運營,致力于最新科研成果的深度解讀、社會熱點事件的科學發聲。


轉載授權、合作、投稿事宜請聯系cas@cnic.cn



我知道你在看我

ab欧洲厅首页